大哀之君

STOP THAT.

【隐晦裘佣杰大三角】裘克的深夜会谈x

【大批隐喻预警】




(奈布·萨贝达作为一名佣兵接下某个屠戮的活儿,于是踹开最后一间需要被肃清的房间的门,敏捷地用枪直指那倦怠在软椅上的人影。)

(那人是背对着炉火坐着的,使他涂着惨白小丑妆容的脸在阴暗中显得有些诡异且模糊不清。他的软椅旁放着一个明显不是真品的火箭筒。小丑看上去悠闲自在,仿佛没有听到刚才的枪响和锐利的惨叫。)

(佣兵质问小丑的身份,作势要开枪。)


“一枝玫瑰…我是一枝玫瑰。”在恐吓下的小丑纹丝不动,歪歪斜斜地躺在支棱出尖锐木头的软椅上。他颤声嘶叫着歌唱之后短暂地沉默几秒,然后带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又神经质的大笑。


奈布·萨贝达偏头挑眉,这是他表达不耐烦的标准方式。


小丑貌似是得意洋洋地敛笑,用难以置信的速度调整了面部表情——他猛地直起身来(完全不顾快要寿终正寝的木头椅子,它发出了短粗刺耳的一声哀嚎,好像是什么地方的木头又断了一截),神情严肃。

“先生。一个人思虑太多,就会失去做人的乐趣。”他神秘兮兮地说,好像刚刚倾吐出了什么惊人的秘密。


“所以,”佣兵的指尖略略用力下压了一点,保险栓早就拉开了,“你的脑子里除了莎士比亚什么都没有了?”


“裘克不这么认为。先生。”小丑脱力一样重重地倒在椅背可能已经发霉的软垫上,从乱石旁边捡起玩具火箭筒似的玩意儿,是那种看上去像是杂货铺会卖给小孩子的东西。“裘克知道的东西可不是大兵货色就能听闻的。”


萨贝达收了枪,在没有威胁与催促的情况下他更倾向于去听这人的疯言疯语。不论这人刚刚是不是大放厥词地贬低了他的价值。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也蛮不可理喻的,但是又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对他进行大肆批判。于是佣兵就让自己放任自由了。


“比如……譬如说。”自称裘克的小丑停顿片刻,眼睛发直,“落幕的时候,梦醒了。胡桃夹子最终也不是王子。”语毕片刻之后他好像突然从疯魔的泥沼里挣醒一样,略挺起腰板环顾四周。然后他用极其确凿的口吻补充,“但你不知道什么是梦,谁是胡桃夹子。”


又是一串夸张阴鸷的笑声。

奈布耐着性子听他故作玄虚,扪心自问柴可夫斯基到底有什么吸引他的。


“庄园是梦,高帽子是木头人。”


佣兵没听懂。小丑看出来了,从佣兵浅色的眸子里挖出隐蔽的茫然。


“我也是木头人,我也是。”裘克咕噜咕噜地低语,或是说给不知什么地方的不知什么人听,“不过我还有但丁的狂热,有他爱上的等腰三角形关系波蒂纳里小姐*,有列奥纳多*,有san Tommaso Mastino*。”


事实上奈布·萨贝达并不是什么文化人,他没读过什么书。在生活条件和身份迫使下他不需要也不想要去了解什么不必要的知识,在莎士比亚和柴可夫斯基之后他没听出来小丑又引了谁的名言名句。他再一次开始不耐烦了。


“这是乔伊斯的。先生。”小丑说,“人们总是认为他的作品十分冷门,其中有些人嗜读乔伊斯却警告他人小心踏足阴险狡诈、出谋划策之辈*的领域。”他咧着嘴笑。萨贝达没由来地升起一股寒意,他想抽枪瞄准,在他重新举枪的时候小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奈布·萨贝达开了枪。在震耳欲聋的一声枪响之后裘克依旧伫立在小型爆炸引起的硝烟里,佣兵确信自己不可能会在几米内打偏,但这个诡谲人形上没有任何一处流血的伤口。

萨贝达张了张嘴,然后迅速地再开一枪。


小丑动了。他的速度快而果断得不可思议:当然是就他刚刚那副几乎没有动力的样子而言。子弹貌似是完全没有效果,打在他身上也仅仅是戳破了那套滑稽的戏服而已。小丑张开嘴,从嗓中迸溅出佣兵已经听厌的刺耳笑声。

佣兵很迅速,在以往的所有战争中他往往快得出其不意。他试图扭身躲过的时候手枪走了火,后坐力险些扭断他丝毫没有防备的手肘。


他不自觉地一顿,倒抽一口冷气,在疼痛下踉跄几步。小丑双手压住佣兵肩头,倚仗着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狠狠撞在墙壁上。他压在萨贝达的耳畔,嘶哑地低声细语,口腔里涌出腐朽的恶臭。

“裘克是个生活盛宴的局外人,”古老的小丑用残破的嗓音唱道,鼻息冰冷,“我的灵魂蜷缩在某个又舒适又堕落的区域。”


奈布·萨贝达挣不开小丑的禁锢,佣兵诧异于他的惊人力量。他试图用军刀划开裘克的皮肉,于是这个腐朽身躯的手臂皮开肉绽,鲜血从伤口里涌出。但是没有效果,小丑没有动。


裘克伏在他脖颈旁边吃吃笑了起来,佣兵觉得嫌恶。“‘我除了几句日常客气话,再没有对她说过什么,可是她的名字却像一声呼唤,会调动我全身血液喷发愚蠢的激情’*,先生。”他用死板的腔调背诵,深蓝色的黯淡瞳眸灼烁着银色光亮,“她的名字,她的名字。你知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骗子的眼睛,佣兵没有答话。那种黯淡中流转疯狂银光的瞳眸。太阳穴下的血管与心脏的脉搏一齐跳动起来,他觉得头痛。


“——奈布·萨贝达。”

小丑说。


佣兵瞳孔微缩,他下意识把自己的名字与小丑的上一句话联系起来,理智从他的身体各处化为不可见的液体汩汩流出。混乱中他看见裘克背着炉火下的模糊身形。有什么湿软的东西附上他的脖颈,激起涟漪那样蔓延的颤抖。“你梦见的王子是个木头小兵人儿,先生。”他说。


“不过我也是。”小丑抬起头,鼻腔喷洒出冰凉的腐烂气味。然后他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轻柔动作亲吻佣兵,黏黏糊糊地用唾液沾湿了唇。


之后他的意识就遁入漫长黑暗的深邃深渊了。


(奈布·萨贝达从梦里惊醒,喘息着瞪向庄园房间黑漆的天花板。他意识到这仅仅是不知多少个难眠夜晚中的其中一个,于是翻身想再睡过去,完全忘记了他刚刚是不是梦见了什么。)

(毕竟现在是在梦里吧,有两个胡桃夹子。他迷茫地思忖。)









*1:波蒂纳里为但丁在《神曲》中作为理想对象歌颂的贝雅特丽齐之姓,此女已嫁,因而为“三角关系”。

*2:列奥纳多·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有人认为即《神曲》中的贝雅特丽齐。

*3:意大利文:“圣托马斯斗牛狗”,圣托马斯的哲学和宗教学观点对但丁影响至深。

*4:在《神曲》中但丁构思的地狱里,一名名为尤利西斯的灵魂被划在阴险狡诈、出谋划策之辈中。乔伊斯的作品名同为《尤利西斯》。

*5:出自詹姆斯·乔伊斯的作品。